除了“打卡” 还有多少“病毒式传播”需清理?

(原标题:半月谈微评:除了“打卡”,还有多少“病毒式传播”需要清理)
背单词、学口语、练阅读……每天早上或晚上,朋友圈“打卡式”学英语成为很多小伙伴的日常仪式。但是,以后这种“打卡式”学英语有可能要在朋友圈消失了。5月13日下午,微信发文通报称,多个英语学习公众号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行为违规。
打卡学英语APP一般都是收费的,持续打卡并分享到朋友圈若干天就可以返学费或是拿到打卡阅读过的几本书。只有完成打卡,才能赚回学费。商家为了谋取利益,利用人们“贪小便宜”的心理,借打卡为由头使受众接受他们的传播内容,以此来达到营销目的。这种行为可以说是一种强制性的病毒式传播,破坏了朋友圈的正常体验,对别人形成干扰,挤占了手机屏幕上宝贵的眼球资源。作为商家机构,想扩大影响、增加流量无可厚非。但是,应该提倡主动的口碑传播,而非被动的病毒式传播,这样才能降低营销行为的负面效应,让受众打心底里接受,从而提升品牌形象,实现品牌价值。
当前,充斥太多商业行为的朋友圈确实需要净化,禁止打卡式学习可能只是一个开始,类似的病毒式传播还有许多。当然,禁止打卡不等于禁止学习,何况打卡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会促进人们的学习,但又会让很多人为打卡而打卡,违背了学习的本质。作为爱学习的你,应该知道打卡终究只是形式,学习的方式有很多种,重要的是最后能学到多少!(半月谈评论员:王静)
实习编辑:兰金双
责任编辑:潘程

浙江教育厅发布近视防控意见:严控使用APP布置作业

4月22日,浙江省教育厅等十一部门发布《关于全面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控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基础上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要求中小学取消一切形式的集体文化补课,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严控使用APP布置作业。

  《意见》提出,到2030年,实现浙江省儿童青少年新发近视率和近视程度明显下降,高度近视发生率显著降低,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以内,小学生、初中生和高中生近视率分别下降至38%、60%和70%以下,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标优秀率达到25%以上。

  为达到该目标,浙江省要求发挥学校在近视综合防控工作中的基础作用,减少持续近距离用眼的时间和强度,增加户外活动、课外活动和体育活动时间。

  《意见》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书面家庭作业完成时间不得超过60分钟,初中不得超过90分钟,高中阶段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寄宿制学校要缩短学生晚上学习时间。加强考试管理,全面推进义务教育学校免试就近入学全覆盖,控制统一考试次数,小学一二年级每学期不得超过1次,其他年级每学期不得超过2次。严禁以任何形式、方式公布学生考试成绩和排名;严禁以各类竞赛获奖证书、学科竞赛成绩或考级证明等作为招生入学依据;严禁以各种名义组织考试选拔学生。中小学取消一切形式的集体文化补课。

广告
  此外,严禁学生将个人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擅自带入课堂。学校教育本着按需的原则合理使用电子产品,使用电子产品开展教学时长原则上不超过教学总时长的30%。教学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严控使用APP布置作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浙江省教育厅今年2月发布的《关于全面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曾提出严禁使用APP布置作业,引起广泛讨论。业内人士认为,这将对学习类APP较大影响,尤其那些提供作业分发和批改等服务的APP将面临业务转型。但在《意见》正式出台时,浙江省将“严禁”改为“严控”,为相关APP留下了“一线生机”。

  自去年起,学习类APP在中小学校的使用已被纳入监管。2018年12月,教育部下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要求各地建立学习类APP进校园备案审查制度,按照“凡进必审”“谁选用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立“双审查”责任制。未经学校和教育行政部门审查同意,教师不得随意向学生推荐使用任何APP。

  新京报记者 冯倓秋 编辑 潘灿 校对 张彦君


西安一培训机构违规组织小升初考试?官方:已关停

针对有家长举报培训机构“奥达教育”违规组织小升初选拔考试一事,4月22日,西安雁塔区教育局一名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由于举报人是在违规考试后举报的,教育局无法掌握充足证据,“如果考试收费了,那就涉嫌诈骗,建议家长们事后向公安部门报案。”

据西安一学生家长蓝先生反映,今年1月,“奥达教育”违规组织小升初选拔考试作为西安市铁一中滨河学校提前录取学生的依据,他向教育部门进行了举报。

之后相关方面作出回应,教育部门称被指作为考场的“奥达教育”培训点为无证经营培训机构,已关停;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则声明:学校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未向任何培训机构授权或合作进行相关考试。

蓝先生还称,被举报人通过中间人让他“不要再闹了”,怀疑自己的身份被泄露。对此,雁塔区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因为牵涉到退还考试费用,所以教育局曾和举报人沟通过,向被举报人给出了举报人的信息,保证其收到退款。

家长举报:有机构违规组织小升初“点考”

西安市民蓝先生(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今年1月12日,他从女儿的家教岳萌(化名)处得知有西安市铁一中滨河学校小升初“点考”的消息,他通过该家教向培训机构“奥达教育”提供了报名信息,包括参考学生姓名、学校、父母姓名、单位、电话、身份证号等,并交了300元考试费。

1月13日上午,蓝先生带孩子前往西安雁塔区曲江池西村的一家“奥达教育”培训站点参加考试。

蓝先生称,考试前,他在前台扫码加入了一个名为“2019小升初政策交流群”的微信群。

据其提供的群聊截图显示,当天10时30分,群主、“奥达教育”相关人员“Ren”在群内发布多条通知和说明,通知各报名老师收集参考学生和家长的个人信息之外,还要求家长准备学生的电子版照片,标上名字和座位序号,发送至一个邮箱。

西安的夏女士(化名)称,她和蓝先生一样也在群内,她通过好朋友孩子的课外补习教师知道了这次“点考”,抱着“试试”的心态,带孩子参加了考试。

“碰到了不少熟人,孩子都在那儿考。”她说,“现在家长都跟无头苍蝇一样,只要有个信息就去(考)了。”

和蓝先生不同,夏女士称,在此次考试中,她交的考试费用是200元。她回忆,孩子考试时,上百名家长在场外等候,考试没有固定座位,语文和数学是一张卷子,约进行了2个小时,“孩子的反馈是有些难度”。

蓝先生称,考试后有家长在群内询问考试结果。“Ren”在群内表示:以学校通知为准,没有通知的就是没有提前录取了。

2月28日,“Ren”发了一条招生消息:铁一中滨河小升初定向培训班近日即将开班,内容是针对铁一中滨河面试题库精选、押题、模拟训练,另外开设铁一滨河特训班。

3月30日,“Ren”在群内告知:部分家长反馈已接到学校通知。这让群里“炸了锅”。蓝先生和夏女士等多名家长表示未接到通知,有家长在群内提出“成绩为何没有发送”“录取比例是多少”等疑问,还有家长在群内质疑这次考试是场欺骗。

“大家都在问,但群里没有人出来说自己被录取了。”夏女士说。

对于家长的质疑声,“Ren”回复:掐尖考试本就不是正常的考试,各个学校对于这类考试也有自己的安排,希望家长理解。“有强烈异议的家长,请把孩子名字留下,以后政策不予通知。”

“Ren”在群里向家长解释。“Ren”在群里向家长解释。

蓝先生称,到了今年4月3日,他发现“奥达教育”又要组织一次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的“点考”,这次,他选择向教育局举报。

教育局:培训点无资质,若收费考试可能涉诈骗

根据蓝先生提供的微信截图,4月2日17时许,“Ren”在上述“2019小升初政策交流群”中发布通知:“小升初意向滨河的家长请速与我联系。(私下添加好友沟通)”

“Ren”告知:4月3日有一场铁一中滨河校考内招,考点就在滨河校内。“Ren”告知:4月3日有一场铁一中滨河校考内招,考点就在滨河校内。

蓝先生添加“Ren”好友后,“Ren”告知他:4月3日有一场铁一中滨河校考内招,人数有限,报名费300,考点滨河校内,需要发送孩子资料。

蓝先生认为,1月13日那次考试后多数家长未接到任何信息,时隔3个月后的这次考试不可信任。

4月3日上午9时许,蓝先生向西安市教育局以及12345市民热线对这两次考试进行了举报。

蓝先生称,西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他,任何校外培训机构组织的提前录取考试,都是违规、欺骗性的假考试,会立刻派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所属的灞桥区教育局调查。

根据群聊记录,4月3日上午9时,“2019小升初政策交流群”还有新人入群,当天下午2时许,该群即被解散。蓝先生及夏女士称,群里的人数最多曾达到200多人。

4月22日,西安灞桥区教育局一位晏姓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称,4月3日接到举报后,教育局工作人员随即前往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检查。大约中午11点10分左右到了学校,去的时候没打招呼,连校长都不知道,“我们直接把车开进学校,实验楼、宿舍楼都看了,没有发现考试现场”。

另一方面,西安雁塔区教育局一名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4月初接到举报后,已经前往位于曲江池西村附近的“奥达教育”培训点执法。经查,该培训点为无证经营培训机构,没有任何办学资质,已经让对方关停。

雁塔区教育局另一名相关负责人称,现场检查时,对方正在拆牌子,准备搬家,无学生在内,但由于教育局没有处罚职能,即使对方无证办学,违规组织考试,对其负责人没办法追责和罚款。“违规收费,就让他给家长退费。如果(搬了)还继续在我们辖区,就去查。”

该负责人还称,由于举报人是在违规考试后举报的,教育局无法掌握充足证据进行查处。他说,“今年具体升学政策还没有出来,有没有面试还说不清,但肯定没有考试这一说。如果考试收费了,那就涉嫌诈骗,建议家长们事后向公安部门报案。”

当被问及涉事家长在上述考试中付出的费用如何退回,他回应,还未接到其他家长的退费投诉。不过,夏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她和朋友已经收到了退回来的考试费用。

此外,上述灞桥区教育局晏姓工作人员介绍,“奥达教育”在铁一中滨河学校家属区也有一个托管点,只在席王街办备案,而没有在区教育局备案,因此也不具有教育培训的办学资质。近日区教育局去检查时发现,该托管点内没有学生,房屋正在改造。

蓝先生称,这是“奥达教育”1月组织小升初考试的考点。蓝先生称,这是“奥达教育”1月组织小升初考试的考点。

奥达教育”是谁?学校曾两度否认与其合作

由此,西安民办名校铁一中滨河学校被卷入“联合培训机构违规组织提前考试”的质疑之中。

2018年12月3日,西安市教育局发出《关于严禁义务教育民办学校违规招生的通知》,其中强调,民办学校严禁自行组织或联合社会培训机构组织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各类考试,严禁提前组织招生,变相“掐尖”选生源。

2019年4月3日,蓝先生举报当天,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学校严格按照市区教育部门有关民办学校招生的相关规定执行,并未组织任何相关考试,也未向任何培训机构授权或合作进行相关考试,请广大家长朋友不信谣、不传谣。

澎湃新闻搜索发现,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被与“奥达教育”联系起来已不是第一次。

2017年11月,西安铁一中与铁一中滨河学校联合发布《声明》称,学校从未开办任何教育培训机构,从未与“奥达教育”“西安奥达铁一滨河教育**学校”等培训机构联合办学。凡上述培训机构涉及有关学校招生、就读等信息发布均系其单方面行为。

4月5日,陕西奥达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在《华商报》上发布的《严正声明》,称公司从未以“奥达教育”为名称注册任何培训机构,也未与任何它方单位联办任何培训机构,任何“奥达教育”的培训均与该公司无关。

西安铁一中滨河学校官网显示,学校理事长王发友为陕西奥达集团董事长。“天眼查”信息显示,王发友是陕西奥达教育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另据蓝先生介绍,他家孩子的家教岳萌通过微信告知他,一名自称来自“学而优教育”培训机构的李姓老师称,“学而优教育”与“奥达教育”为合作关系。

微信对话中,这名李老师多次称,“奥达教育”组织的考试西安市铁一中滨河校区知晓,也共同参与,为真实可靠的合法性考试;其还称“奥达教育”在教育局系统内“有关系”—— “教育局查过来了,多亏我们还有关系,要不然直接把我们给关门了”……

而对于李老师有关“奥达教育”在教育局系统内“有关系”的说法,上述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雁塔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个肯定不存在”。

举报人称信息遭泄露,教育局:为退款给出信息

举报“奥达教育”后,蓝先生称他并未松下一口气。他称,他举报的信息以及前往雁塔区教育局反应情况的经历,遭到泄露。

蓝先生称,4月3日致电举报后不久,他接到西安市教育局纪检组的来电回访,工作人员表示将尽快处理此事,并征求其同意进行实名举报,他则提出,要求保护举报人的个人隐私。

蓝先生称,他举报后,“学而优教育”的李老师通过家教岳萌与他沟通。他提供的与岳萌4月8日的聊天记录显示,李老师称,被举报人已知晓蓝先生的举报行为,并贴出蓝先生及孩子的姓名、电话、所属学校等信息。

蓝先生怀疑自己及孩子的隐私被泄露,担心正值升学关键期的孩子将受到区别对待。“孩子本来每天都自己回家,但现在我担惊受怕,只能每天接送。”他说。

蓝先生称,4月8日,他再次联系西安市教育局,提出“查明泄露举报人信息的教育局工作人员”的诉求,相关负责人回复马上调查。

10日下午,他通过岳萌再次得知,李老师再次表示“不要再闹了”。

4月17日,蓝先生致电雁塔区纪检组。他说,一名办公室干事称,领导在区教育局内部人员中逐个谈话,并未发现泄露信息的情况。

不过,蓝先生并不认同这一说法。他表示,为保护举报人信息,就算是退费,也可以先退还给教育部门,再转交给举报者。

4月23日,陕西渭临律师事务所张春林律师向澎湃新闻表示,举报人实名举报后,行政机关对于举报人的身份信息应予以保密,即产生了行政机关的保密义务。行政机关无论以何种借口将举报人的信息向被举报人透露,均构成行政违法,造成投诉举报人损害的,举报人可以提起行政赔偿。

4月24日,蓝先生对澎湃新闻称,其认为考试的合法真实性存疑,因此向教育局进行了投诉征询。他不会因为此事的发生,要求相关部门和任何学校对孩子上学进行特殊照顾,仅希望有关部门严查违规考试的组织者,打消他心中的顾虑。


六部门联合发文:禁用“近视治愈”等宣传用语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等6部门联合发文,要求规范儿童青少年近视矫正,加强监管,禁用“近视治愈”等宣传用语。

专家指出,在目前医疗技术条件下,近视不能治愈。儿童青少年可以通过科学用眼、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减少长时间近距离用眼等方式预防、控制和减缓近视。家长一旦发现儿童青少年视力异常,应当及时带其到眼科医疗机构检查,遵从医嘱进行科学矫正。

国家卫健委要求,从事儿童青少年近视矫正的机构或个人必须严格依法执业、依法经营,不得在开展近视矫正对外宣传中使用“康复”“恢复”“降低度数”“近视治愈”“近视克星”等表述误导近视儿童青少年和家长。(记者白剑峰)